<code id="xqhqe"></code>

<meter id="xqhqe"></meter>
<meter id="xqhqe"><u id="xqhqe"></u></meter>
<label id="xqhqe"><tr id="xqhqe"></tr></label>

    <output id="xqhqe"></output><label id="xqhqe"><legend id="xqhqe"></legend></label>

    <label id="xqhqe"></label>
    <label id="xqhqe"></label>
    <li id="xqhqe"></li>
    1. <meter id="xqhqe"></meter>
        <var id="xqhqe"></var>
      1. <meter id="xqhqe"></meter>
        ?

        會員之家

        閆連生:滎陽本土作家閆連生出版鄉愁系列作品

        發布日期:2015-10-16???點擊量:


        時間:2015-10-16       文章來源:中原古民居        作者:金 鑫



        閆連生
            一九五0年九月生,大專文化。河南滎陽人,職滎陽市文廣新局公務員,助理館員職稱。滎陽詩詞學會副秘書長。中華、河南詩詞、滎陽作協會員。有詩集《自留地》、散文集《土根之戀》、《長滿花草的路》、《漫步春秋》出版。




        閆連生與在南京守護長江大橋的戰友合影



        無論怎樣,這是個特別的日子,當市委宣傳部、文聯、市老干部局、文廣新局的領導們和文藝界的作家、教授們歡聚在一堂共同分享閆連生先生《土根之戀》新書發布的快樂的時候,這一天便顯得愈發有意義。這是一份樸實而貴重的圣誕節禮物。在此,祝賀閆老師,愿您在文藝創作的道路上繼續尋找和播種喜悅的種子,收獲豐碩的成果!!!






        日前,閆連生的散文集《長滿花草的路》由中國戲劇出版社出版。
         

        該書60余篇25萬字,上集《碎影流年》留逝者足跡,下集《雜花生樹》悟如斯境界。作者汲取傳統文化知識,展示文學創作個性,文體不拘紀實、敘事、隨筆、抒情、雜談等題材與一體,下筆琳瑯,行文玲瓏,揮筆以成美文,和墨即出華章。其中不少文章,溶睿智之理,織濃烈之情,敘動人之事,寫難忘之人,繪誘人之景,狀感人之物,在大家熟知的事件中,洞察、采擷、網取、淬煉出“陌生”和新意來,寫出平凡中的奇趣、真情、至理。
         

        閆連生說:“我出書不是為錢,物質與精神,更重精神,我是想讓自己的靈魂活在自己的書里,延長生命的長度,為這個社會做點貢獻。”寒來暑往,筆耕不輟,他日進其學,日進其善,日進其業,終于完成了這閃耀著他思想靈魂的優美散文集,實現了他的“老有所為”。




        《土根之戀》
        文 閆連生

        “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

        離開農村到城里居住幾十年了,可我覺得心還在那兒,根還在那兒,魂牽夢繞總離不開那片黃土地。

        家鄉十年九旱的黃土地像我的一塊心田。當“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的甘霖灑落,我會欠身翹首,扶榻側耳,傾聽窗外屋檐若珍珠落玉盤的滴水聲,心便隨著那聲韻快樂在一冬干涸小溪初流的浪花里,返青麥苗的笑聲里,吐翠楊柳的曼舞里,杏桃骨朵綻放的嬌容里,拂曉南崗老漢催牛開耕的響鞭里,銀鋤起落、種子飛投的閃光里……

        入夏,連日高溫干旱的天氣,天上一塊淡淡的云彩在城市人眼里離得很遠。而我卻覺得那云離我很近,簡直是一種威脅,擾得我心神不寧,寢食無味。心也早已離開軀殼,迎著打臉撲身的飛蚜,走在正拔節抽穗的麥田。看著連片被紅蜘蛛、紫蚜蟲吃得灰黃焦萎的麥秧在拼命掙扎,聽著剛露出嬌嫩小臉的幼穗在干熱風中呻吟。仿佛田埂上老農那焦慮難安的臉就是我的臉,田中渾身被糊滿蚜蟲嘎巴的大嫂,背著噴霧器打藥的身影就是我的身影……

        當秋糧成熟,種麥季節迫近,卻秋雨恣**澇無期時,我會早早起來爬上樓頂,望著云浪排空、雨線細密的天氣,若瘋人一樣舉張雙臂向天空呼喊:“老天爺,您睜開眼吧!”若憨子一樣面朝我家老墳的方向呼喚在土中已安息了三十多年的老奶奶:“您醒醒吧,快回來還冒雨跪在水里向老龍王禱告吧……”

        盼雨望雨,恨雨咒雨,皆情系于生我養我的那片黃土地。那是母親的胸脯啊!她黃薄的肌膚,瘦凸的脅骨,不飽滿的奶袋子,給了我生命必須的溫暖和營養。沒有母親般的黃土地,就不會有我的一切。天大地大,哪會有母親的恩情大,河深海深,哪會有母親的恩情深!
        (此處大段省略)

        我像黃土地上長成的一棵樹,在干枝、樹葉及花果里都是黃土營養物質的積累,連我的性格興趣也帶有土的印記。當有人說我土氣、鄉巴佬兒時,心里還挺自美。偶爾一次西服革履,只覺得渾身不自在,手腳沒地兒擱。上街吃一次飯也是只找有“農家”、“土味”字號的店鋪,一碗填飽。大街上花花綠綠、瀟瀟灑灑、充滿自豪和安樂的城市人不會吸引我太多的目光,而是很敏感地在人群中發現農村來的人,看他們穿的啥,說的啥,猜想他們臉上的各種表情。我往往注目的是戴草帽擔籮筐一腳泥巴進城賣菜的背影,光膀蛐蜷露宿在瓜攤后疲憊的身軀,風里來雨里去踏著三輪車清理城市垃圾的農村花發老人……,不知怎么地我的淚都會不自覺地從我心底里流出來。如果有一段時間沒看到土地和莊稼,心里就會生出一種莫名其妙的委屈,就像孩子想媽媽一個樣。這時,我會一個人一口氣跑到郊外,親昵地走走土路,坐坐田埂,撫摸青棵,嚼嘗綠葉,那種幸福甜蜜感不亞于兒時拱在母親懷里吮吸乳汁。若遇田里耕耘的農家老伯大娘,更會侃到日落西山,天昏地暗還興致不盡。

        我是女媧用黃土造的人的子孫,是那條根上若干代若干次的續生根。在土、根和陽光的結合點上,我把土給的希冀和夢想化作一棵一棵小草小花,這就是我的詩文。

        “孩子/在土里洗澡;//爸爸/在土里干活;//爺爺/在土里埋葬。”我和中國農民幾千年的老祖宗們走著一條路,土生土長,土來土去。黃土地下,將是我生命的最終棲息地。我將在那里得到永生。





         

        版權所有:中原古民居 豫ICP備15001955號

        技術支持:中揚科技    網站總訪問量[ ]  后臺登錄

        77彩票平台77彩票主页77彩票网站77彩票官网77彩票娱乐 醴陵 | 桂林 | 台湾台湾 | 如皋 | 东营 | 乐清 | 佳木斯 | 乌海 | 河源 | 黄南 | 毕节 | 东方 | 酒泉 | 基隆 | 常州 | 南通 | 茂名 | 防城港 | 金昌 | 鸡西 | 惠东 | 莆田 | 库尔勒 | 吉林长春 | 滨州 | 长垣 | 诸城 | 贺州 | 宝应县 | 延安 | 保定 | 单县 | 阿坝 | 灌南 | 项城 | 汕头 | 阿拉善盟 | 滨州 | 东阳 | 吐鲁番 | 蓬莱 | 清徐 | 儋州 | 三明 | 海安 | 巴彦淖尔市 | 赤峰 | 怀化 | 陵水 | 安吉 | 诸暨 | 阳江 | 临海 | 三亚 | 遂宁 | 赣州 | 龙岩 | 淮南 | 清远 | 杞县 | 随州 | 邵阳 | 阿勒泰 | 博尔塔拉 | 喀什 | 凉山 | 博尔塔拉 | 和县 | 阳春 | 灌南 | 娄底 | 江门 | 余姚 | 枣阳 | 余姚 | 云南昆明 | 海南 | 青海西宁 | 德清 | 陵水 | 漯河 | 三亚 | 库尔勒 | 北海 | 博尔塔拉 | 绍兴 | 新沂 | 沛县 | 昆山 | 萍乡 | 德清 | 贺州 | 天长 | 张家口 | 恩施 | 梧州 | 吉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