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xqhqe"></code>

<meter id="xqhqe"></meter>
<meter id="xqhqe"><u id="xqhqe"></u></meter>
<label id="xqhqe"><tr id="xqhqe"></tr></label>

    <output id="xqhqe"></output><label id="xqhqe"><legend id="xqhqe"></legend></label>

    <label id="xqhqe"></label>
    <label id="xqhqe"></label>
    <li id="xqhqe"></li>
    1. <meter id="xqhqe"></meter>
        <var id="xqhqe"></var>
      1. <meter id="xqhqe"></meter>
        ?

        安陽老城

        守望惜護安陽古民居——探訪后倉街宋氏小院隨記

        發布日期:2015-12-13???點擊量:


        時間:2012年2月7日    文章來源:《安陽日報》


        安  民/文   邱  峰/繪


            小院古樸

            久聞安陽老城里的后倉街有一座宋氏小院。一個雪后初霽的上午,筆者和民俗文化研究者齊瑞申先生一道,如約造訪位于老城區后倉街15號的宋氏小院。穿過車水馬龍繁華喧囂的文峰北街,向北拐進倉巷街,再進入后倉街口,后倉坑畔的街道顯得靜謐了許多,又折向東經過一條僻靜的小巷,齊先生說到了。一叩門,小院主人宋樟先生熱情地迎了出來,笑言:“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

            初進小院,頓覺眼前一亮,小院比我先前想象的要規整許多。院落方方正正,坐北向南,五間堂屋寬敞明亮,東西各有廂房三間。房屋一色青磚勾縫,硬山灰板瓦覆頂,堂屋前檐為大紅明柱,梁坊下的木雕花形造型大氣,線條舒展。花格玻璃木窗,四扇敞開式木質隔扇雕花門,雕工精美細膩。小院西南角植一株銀杏,可惜已落葉,只有挺拔秀美的枝干佇立寒風之中。堂屋前的兩株槐樹,在這初冬時節里依然青枝綠葉,隨風搖曳,為小院增添些許綠色。這座宅院分為東西兩個院落,中間有形如圓月的拱門連通。東偏院較小,有配房五間,內置假山,栽種芭蕉、翠竹,構成一幅極具中國傳統文化韻味的畫面。我開始忙不迭地拍照,細心的女主人王秀芳連忙摘下晾衣繩上的一兩件衣物,宋樟先生則在一旁為我們細數小院的往事。

            進入正院的堂屋,滿眼又是古色古香的陳設,方桌條幾,雕花大椅,襯托出四合院的百年歷史。屋內中堂懸掛著一幅烙花山水,兩旁掛的是梅蘭竹菊四君子圖。屋內東隔斷墻旁邊是一人多高的古玩架,上面擺設著宋樟夫婦多年來收集的古董瓷器、蘇州刺繡。置身于這樣古樸恬靜的意蘊中,若不是屋角放置的一臺冰箱,那情境真仿佛時空流轉,回到原來古樸寧靜的四合院生活場景當中。怪不得北京衛視、安徽衛視的工作人員輾轉了解到這座小院后,一經考察,便馬上決定將這里作為電視連續劇的拍攝外景地。同行的齊瑞申先生是市房管部門的退休干部,對安陽傳統民居的建筑形制和文化蘊涵情有獨鐘,很有研究。他與宋樟先生又是幼年時代的同窗好友,先前曾多次來過這個小院,但仍驚嘆小院在宋樟夫婦的悉心呵護下常來常新。齊先生坦言,以前老城里九門相照的四合院可多了,可惜現在所剩無幾,而且缺乏保護,任其衰敗。安陽作為歷史文化名城,掛牌保護的民居建筑太少了,像宋氏小院保存這么完好的清代院落,已屬鳳毛麟角。

            敦厚樸實的房主宋樟先生古道熱腸,并不擅言談,但提起小院所經歷的百年風雨卻口若懸河。他撫摸著中堂明亮的紫紅色大漆條幾說:“這還是我的祖父輩傳下來的遺物。”接著他又從里屋拿出好幾個檔案盒,里面盛裝的是他這些年來精心積攢的許多報道小院的剪報和市、區保護規劃意見的影印件,將它們逐件展示給客人觀看,臉上充溢著自豪與喜悅。

            好一座宋氏小院,果真名不虛傳。出于職業的敏感,我立刻意識到小院承載的百年歷史,是一卷活的城建檔案,也堪稱現今民間自發保護安陽古民居的一個范本。

            飽經滄桑

            小院的主人宋樟先生原是安陽市中醫院的一位資深藥劑師,妻子王秀芳原在文峰區科協工作。現在兩人均已退休,與兒子、兒媳、孫女住在一起,同享天倫之樂,悉心呵護著小院。他們夫妻二人在這里共同度過了數十個春秋,對這座小院的感情溢于言表。他們認為四合院包含了中國傳統文化天人合一的豐厚底蘊,更加貼近自然,有益身心。談起保護小院所歷經的風風雨雨,更是感慨良多。

            宋樟先生的祖上原為大戶人家,到祖父輩時因家道中落賣掉了位于倉巷街的老宅,一大家人搬到了現在的居所,宋氏長房、二房、三房分別住進了原來的三進院落。宋樟的爺爺宋蓮先生早年從商,在城里開有福興花行,20世紀30年代又到廣益紗廠擔任經理,此外還在天津法租界開設了一家同泰源公司,社會交游廣泛。

            安陽解放以后,長房、二房又相繼賣掉了自己名下的房產。到20世紀80年代,安陽膏藥廠在這里蓋起了家屬樓。只有宋蓮這一房還保留著自己的院落,傳至宋樟手上。宋樟的童年就是在后倉坑旁的這座小院度過的,他和兒時的小伙伴在這里玩彈球,捉蜻蜓,摸蟹蟆,留下了許多美好的回憶。

            在已過去的半個多世紀中,一個家庭的經歷也是社會風云變遷的縮影。在20世紀五六十年代,由于宋氏家庭成分較高,1958年“大躍進”時,街道上準備在這座小院建立集體食堂,一家老小被趕到東偏院的小屋居住,后來食堂未及開伙即行關閉。之后小院又成為安陽金屬線材廠的辦公用房和倉庫,就在院子里抽拔鉛絲加熱淬火,把青磚鋪地的小院地面給毀了。兩三年后,線材廠搬走。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接踵而至,小院遭受了更嚴重的破壞,正屋的窗戶以及門頭上精美的透雕裝飾,被一群狂熱的人以“破四舊”的名義砸掉。宋樟先生指著這些雕花被毀處的清晰印痕,痛惜地說:“這些東西一旦被毀就再也無法恢復,后人已無緣看到那些精美的老屋裝飾了。”這一時期,國家對私房實行租典政策,小院的大部分房屋又成為經租房。不同的人家開始陸續住進小院,這種情形持續了20年之久。

            王秀芳記得她與宋樟先生結婚時,這座占地面積370平方米的小院,當時住著6戶人家,家家搭建廚房、煤棚、水池、雞窩,每天雞飛狗跳,贅物雜陳,把小院塞得滿滿當當。1976年唐山大地震,住戶們又紛紛搭建防震棚,我搭一間,你占一塊,院里的通道狹窄得只剩下一條夾縫,原來規整的四合院已面目全非,變成一個擁擠的大雜院。

            直到1985年,宋家才被第一批落實國家房產政策,交還房產。幾戶人家搬走時也是費盡周折,小院方重新回歸宋氏一家。這時的小院幾乎所有的房屋都漏雨,每當進入汛期,外面大下,屋里小下,西屋的房頂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忽然坍塌,險些砸著熟睡的女兒,真讓人心驚。剛剛收回房產的宋樟夫婦,由于經濟能力有限,面對滿目瘡痍的小院,一籌莫展。

            幾年之后,待經濟條件稍有好轉,夫婦倆便凝心聚力,除了簡單的吃穿用度,將全部積蓄都用在了小院的恢復修繕當中。他們曾自己拉著車到鄉下收購桐木,并將院里所有雜物和以前住戶遺留的臨時搭建物全部拆除。直到1993年,宋氏夫婦才將四合院基本恢復了本來的面目。宋樟夫婦說,期間歷經了漫長的八度寒暑,現在回想起來真是恍然若夢。

            愛如珍寶

            說起宋氏小院的命運,真乃一波三折。剛投入那么多的精力和財力,將小院整修出個眉目,1993年年底,宋樟夫婦偶然聽到一個消息,說是后倉街是條斷頭路,市里有規劃將來會把這里擴建成一條直路,而他們的房屋正好位于擴建道路的紅線以內。夫婦倆急忙來到市規劃設計院,向工作人員一打聽,確有其事。從當時的規劃圖上看,新擴建的道路將從小院的北側穿過,北屋即正屋將難以保全。宋樟先生說,聽到這個消息后,當時一下子就怔住了,半天都緩不過勁兒來。

            宋樟夫婦一連幾天徹夜難眠,思緒萬千,一想起百年老屋將面對轟鳴的推土機,心痛無奈之余又實在于心不忍。于是,夫妻兩人輾轉托人找到當時市文物管理委員會的負責人周同書尋求轉機,周同書先生看過小院后當即表示,像這樣保存完好的古代民居,相關部門有責任將它保護好,并出具了文物鑒定和保留建議。蒼天不負有心人,多年的修繕與奔走沒有付之東流,宋氏古民居的保護終于得到上級部門的認可和支持。

            1994年8月,市文化局、市建委、市規劃設計院和文峰區等有關部門經過實地考察,認為宋氏民居具有清代民居建筑的保留價值和觀賞價值。這座四合院在我市城市規劃中被確定為保留民居。

            這座四合院能如此完好地保留下來,緣于宋樟夫妻二人對祖父留下來的古樸居所的真誠喜愛,他們不只是把這座房子當做居住的地方,而是當做一件藝術品來珍愛。每次整修房屋,都盡量保存原貌,廊檐和門窗雕花的圖案依原色用顏料、油漆細心描繪。屋內的裝飾風格力求古色古香,家具的擺設與房屋的格調相協調,祖父留下的紫紅色梨木條幾上擺著瓷器古玩,八仙桌和太師椅也是清代家具的風格樣式。整個院落充溢著古樸、莊重、協調、優雅的韻味。為了這座命運多舛的小院,宋樟夫妻兩人不知道經歷了多少個不眠之夜,情緒隨之起伏波動。他們付出了無數心血,才換來小院的涅槃重生。

            當問及對小院保護的動力源自哪里,宋樟夫婦動情地說,既然先輩的遺產傳到自己手上,守土有責,就要將它保護好,傳下去,要不然這么好的老房子到了子孫后代那里,就只能成為一個傳說了。宋樟先生還指著小院角落里兩摞長滿青苔的老磚說:“前些年倉巷街、甜水井街動遷,當聞知那么多從老房子上拆下來的磚石要當做建筑垃圾倒掉,實在惋惜。我們兩口子便起早貪黑,從瓦礫堆中撿回了不少整齊的磚瓦,準備將來按我小時候的記憶,恢復重建小院的門樓和影壁,這些原真的古建筑材料到那時都會派上用場。”

            值得欣喜的是,2004年5月25日,《安陽日報》公布了文峰區首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該條消息稱:“2003年區劃調整以后,文峰區公布首批18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其中多個文物保護單位是在去年全省的旅游資源普查中發現的,具有較高的文物價值和旅游價值。位于老城區的宋氏小院現為我市保存最為完好的清代民居建筑,是傳統四合院民居的代表,是安陽古城風貌的點綴。”之后,安陽電視臺也對宋氏小院進行了相關報道。2006年6月12日,《安陽近現代建筑保護規劃》將宋氏民居確定為市級保護建筑。這份《保護規劃》對這座民居建筑的結語為:宋氏小院是目前老城區為數很少保護完好的清代建筑風格的代表性民居。宋氏小院、謝國禎故居等一批歷史建筑作為安陽人文居所保護建筑。

            不知不覺間,天已不早。與宋樟先生話別,當我以相擾稱謝時,宋先生爽快地說,何談相擾,我們兩口子歡迎更多的人來這里做客,來認識分享小院的風景,你們做城建工作的,來了就是貴客。這不,前些天,文峰區的領導還帶了20多位北京的建筑設計專家,來為安陽南大街改造項目吸取傳統建筑文化元素,考察完倉巷街就到我家來了。恰巧那天我不在家,孩子急忙打電話說,爸你快回來吧,院子里來了那么多北京的專家。我連忙趕回家去,人家已經走了。直到今天,我還遺憾沒有當面向北京的客人介紹我的小院呢。

            民居名片

            現今安陽老城的輪廓范圍是明清彰德府城的遺存,安陽老城里的街巷昔日有著“九府十八巷七十二胡同”的古城格局。以前的老城內既有大片明清風格的四合院傳統民居,又有許多西洋文化風格的民國商業建筑,安陽老城原本就是一座建筑文化的博物館,恰似一卷展開的《清明上河圖》。

            安陽老城的每一條街巷都有著幾百年的歷史,都有它們各自的傳說故事。宋氏小院就位于安陽老城里有著“龍鳳街”雅稱的甜水井街與倉巷街之間。倉巷街,上了年紀的安陽人直到今天仍然稱之為“倉門口”,后倉街中還有著“大倉口”、“小倉口”的老街名稱謂。原來呀,這幾條帶“倉”字的街道名稱都源于這一帶以前曾是清代彰德府糧倉府庫的所在地,周圍還有許多磨面的作坊。后來糧倉易址,磨坊衰落,磨坊主人便把磨盤捐獻出來鋪路,于是在倉巷街的南側就有了一條“磨盤街”,也叫做縣胡同。

            據宋代至和年間的《相州新修園池記》記載,那一汪后倉坑水,還是當年宋代安陽人韓琦主持興建的相州府署后面康樂園的池水呢。

            后倉坑東岸的宋氏民居始建于清末民初,原來的三進院落現今僅存這一座院落。想必那前兩進院落當中,必定有中國傳統四合院的門樓、門墩、過道、影壁、垂花門等精美建筑,這些消逝的建筑元素若能保留到今天,將更是美不勝收的建筑遺存。

            20世紀90年代初,市文物部門對我市民居的一項調查表明,宋氏民居還只是其中較為普通的一座四合院。然而,在這之后的十多年中,由于自行翻建,加上老城改造,使得代表安陽古城特色的傳統民居四合院急劇減少,現僅存的三道街、倉巷街北側、北門西街、南大街等清代和民國的民居建筑以及南門外古相州的清代古戲樓,也都處于缺乏保護的狀態中。

            我們居住的城市在一天天長高,住高樓還是住四合院,已不單單是一個居住方式的選擇。宋氏民居只是現今多樣居住生態的一個點,這座保留完好的小院已成為我市傳統民居四合院建筑的一張名片,也是我市古城風貌的縮影。在宋樟夫婦的努力和有關部門的關注下,宋氏小院被確定為保護民居,源自他們把居住家園當做精神家園,悉心呵護的同時,又在奔走呼號,不懈努力,尋求社會的認同與支持。而宋氏民居的保護模式,也為當今古代民居建筑的保護提供了一個成功的范本,他們是傳承保護安陽古民居的功臣。

            伴隨著傳統生活方式的失落,越來越多的四合院逐漸成為許多人的童年追憶。怎樣實現新區現代舊區宜居,走出以往大拆大建的改造模式,實現新舊分治,有機更新,劃定范圍由原住居民修繕保護,政府給予適當補貼,以延續歷史文脈,保護與復興安陽古城風貌,這是城市發展建設中面臨的一個大課題。

            在城市以文化特色論輸贏的今天,保護好傳統街區和古民居,就是增強了城市文化軟實力。這種民間自發保護的原動力不是正與用好安陽文化軟實力相契合嗎?傳統民居將以其獨特的魅力吸引來更多關注的目光。



        版權所有:中原古民居 豫ICP備15001955號

        技術支持:中揚科技    網站總訪問量[ ]  后臺登錄

        77彩票平台77彩票主页77彩票网站77彩票官网77彩票娱乐 龙口 | 河南郑州 | 宝应县 | 孝感 | 琼中 | 湘潭 | 驻马店 | 池州 | 来宾 | 鄂尔多斯 | 汕头 | 项城 | 云南昆明 | 台中 | 宝应县 | 白沙 | 包头 | 果洛 | 泉州 | 林芝 | 防城港 | 日土 | 吕梁 | 张家口 | 博尔塔拉 | 如东 | 中山 | 张北 | 眉山 | 铁岭 | 济宁 | 枣庄 | 广西南宁 | 鹰潭 | 吴忠 | 十堰 | 洛阳 | 雅安 | 庄河 | 恩施 | 陇南 | 大连 | 龙口 | 任丘 | 日照 | 新沂 | 郴州 | 宁波 | 葫芦岛 | 永州 | 榆林 | 莱芜 | 和田 | 保定 | 普洱 | 台北 | 博尔塔拉 | 赣州 | 永新 | 喀什 | 临沧 | 曲靖 | 钦州 | 邳州 | 灌云 | 玉树 | 衡阳 | 通辽 | 晋江 | 海安 | 沭阳 | 赵县 | 常德 | 包头 | 海安 | 公主岭 | 邳州 | 茂名 | 余姚 | 东台 | 武威 | 淄博 | 枣阳 | 贺州 | 乐平 | 咸宁 | 河北石家庄 | 上饶 | 滁州 | 鄢陵 | 新疆乌鲁木齐 | 邢台 | 丽江 | 常州 | 新泰 | 黄南 | 淮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