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xqhqe"></code>

<meter id="xqhqe"></meter>
<meter id="xqhqe"><u id="xqhqe"></u></meter>
<label id="xqhqe"><tr id="xqhqe"></tr></label>

    <output id="xqhqe"></output><label id="xqhqe"><legend id="xqhqe"></legend></label>

    <label id="xqhqe"></label>
    <label id="xqhqe"></label>
    <li id="xqhqe"></li>
    1. <meter id="xqhqe"></meter>
        <var id="xqhqe"></var>
      1. <meter id="xqhqe"></meter>
        ?

        傳統村落

        “人文河南,古村鄉韻”系列(2):紅石砌寨墻 臨灃遺古風

        發布日期:2015-02-11???點擊量:


        時間:2013年01月08日   文章來源:《大河報》

        郟縣一古村因防洪而幸存,堪稱中原村寨“活化石”
        紅石砌寨墻 臨灃遺古風
        寨內有400多間明清民居,朱家大宅院位于寨內龜背形地貌中心
          當年朱“寨主”是個熱心腸,村民至今傳誦朱家樂善好施的故事





        寨墻



        臨灃寨斑駁的古寨門



        磚雕



        老宅



        朱家宅院




        村中民居



        臨灃寨古寨墻全長1100多米

          □記者 李巖 文 李文波 圖

          提起寨子,很多人都會想到寨墻,要么土夯,要么磚砌,要么石堆,畢竟“沒有寨墻,咋能稱寨呢”?由于歲月變遷,很多寨子的寨墻已經不復存在,成為人們永遠的記憶。

          難得的是,在郟縣堂街鎮,因防洪需要,一處由紅石砌成的寨墻得以完好保存,寨內的建筑很多也是原汁原味,堪稱中原村寨的“活化石”。

          這就是有“汝河南岸第一府”、“古村寨博物館”、“中原第一紅石古寨”之美譽,被評定為第一批國家級生態博物館、第七批全國文物重點保護單位、第二批國家級歷史文化名村、第一批國家級傳統村落等國字頭殊榮的郟縣臨灃寨。

          中原有古寨 堪稱“活化石”

          2012年12月26日下午,從郟縣堂街鎮通往臨灃寨方向的道路上,路窄車少的景象與普通鄉道并無二致,但一拐入寨口,古色古香的寨墻、寨門樓立馬會讓你感受到它的不同。

          遠處望去,弧形的小河圈繞著里邊的石頭寨墻,高聳的門樓矗立在拱形的寨門之上。塊塊條石、座座垛口加上寨門上厚重的石刻銘文,足以將很多人拉入時光隧道。

          這里是臨灃寨的正門,也叫東門。門頭上碩大的楷體“溥濱”二字則由一整塊條石凹刻而成,蒼勁有力,作者名字已經模糊。

          溥濱門外,埋在路旁的一塊由建設部、國家文物局2005年11月發布的“中國歷史文化名村”石牌異常醒目。

          寨門外,彎彎的護寨河沿著弧形的寨墻向兩旁延伸,內側的河岸在寨墻下形成通道,其部分路段鋪設的地板石,已被踩得溜光。

          除了溥濱門,臨灃寨還有西門“臨灃”門、南門“來曛”門。這兩個寨門的題名同為楷體,均留有“朱俊甫”的落款。

          對三個寨門的來歷,堂街鎮文化站站長、臨灃寨保護開發辦公室主任尹亮亮說,在明清時期,坐落在北汝河南岸的臨灃寨,寨東、寨西分別有利溥、灃溪兩水流過,匯入北汝河,溥濱、臨灃的寨門名字也由此而來,而“來曛”則取自《詩經》“曛風南來”一句,與“紫氣東來”異曲同工,寓意吉祥。

          漫步寨墻,觸摸著條石壘砌的斑駁墻體,踏著石頭鋪就的小道,腳下這個有221戶、894人的村子的歷史滄桑感油然而生。
          

          古寨三門,曾阻日軍入侵曾擋洪水入寨

          尹亮亮說,現在的寨墻全長1100多米,均為外石內土結構,石材均取材于50多公里外的紫云山上,天然紅石,材質優良;中間的填土則全部來自開挖的護城河,“現在,除南段一些地方出現坍塌外,其余保存完好”。

          與很多城寨為方形、四個城門的形制不同,臨灃寨歷來只有3個寨門,寨內村民常說的西門,其實在西北方向,而南門則在西南方向。究其成因,則有地勢、八卦和風水等說。

          除南門來曛門被毀不復存在外,臨灃寨溥濱、臨灃兩個寨門均由厚約四指的榆木寬板拼成,外包數毫米厚的帶狀鐵皮。每條鐵皮與鐵皮接合處,都密密麻麻地打著成排的蘑菇形大鉚釘,做工相當嚴謹。

          每個寨門后,均有能貫通至門樓墻體內的粗大門閂洞。雖然門閂已經不在,可以想見,當年如果門閂堵上,想把大寨門撞開,談何容易。

          寨門鐵皮上,存有很多銳器扎入的小坑。按照76歲的村民朱小根的說法,這是上世紀40年代抗日戰爭時期侵華日軍攻寨時,被刺刀扎或者機槍打的,“這層大鐵皮,對付冷兵器,還是非常有效的”。

          寨門保存最完好的,要算臨灃門了,它也是臨灃寨名稱的由來。該處寨門靠近地面的門板、鐵皮都基本保存完好,左右兩扇大門中央的兩塊鐵皮上,還各刻有豎寫的“同治元年”、“歲在壬戌”字樣。雖然字跡銹蝕,但它也成為臨灃寨重修于1862年的明證。

          仔細觀察可以發現,臨灃寨每個寨門樓的內側寨墻上,都設置有水槽,通向寨門上方。“這是防止敵方火攻的一個巧妙設計。從里邊灌水,可以直接澆在城門上,達到滅火的目的。”尹亮亮說。

          在臨灃寨的三個寨門外,兩側均加砌有兩道石槽,有什么用呢?尹亮亮講,這是當年的水閘,主要用于封堵洪水,“因為臨灃寨四周河道縱橫,地勢低洼,很容易被水淹。有了這道水閘,一旦遭遇大水,可以用木閘板插入石槽內,里邊用沙袋填堵,防止洪水入寨”。

          16個拴馬石,依稀可見朱家當年輝煌

          臨灃門旁,一座部分墻體已嵌入寨墻的小廟粗看起來并不起眼,但經指點奧妙頓現:它的兩側前窗均系由一整塊紅石鏤刻而成,特別是9根石質窗欞,足以與木質窗欞亂真。

          “這是咸豐二年重修的關帝廟。”尹亮亮說,古代皇家窗戶采用13欞,雖然關公被稱帝,但清朝皇帝還是只認他的“漢壽亭侯”之名,窗戶只能用9欞。

          站在寨墻上,寨內錯落有致的青磚瓦屋一座連著一座,甚是壯觀。尤其是一些愈加古老的房子,愈顯堅實,反倒是那些較新建的房子,不少已是殘垣斷壁,破敗不堪。

          在方圓1.5平方公里的臨灃寨內,不管是從寨墻上還是寨內主要通道南大街上看,位于寨內龜背形地貌中心的朱紫貴、朱振南、朱紫峰三兄弟宅院在寨內400多間明清民居中,都是最為高大、最為考究,保存得也最為完好。

          走近朱家宅院,一字排開的臨街大門樓威武高聳,配合精美的磚雕、石雕、木雕、彩繪以及條石大臺階,更顯氣派。尤其是門旁16個磨得光亮的拴馬石,依稀可見朱家人當年輝煌。

          朱家宅院,建于大清道光二十九年、占地面積2516平方米、號稱“汝河南岸第一府”的清代鹽運知事朱紫峰官宅——朱鎮府最為精美,至今仍保存著東、中、西三套各五進深的院落格局,雕梁畫棟,還有馬屋、廚房、大廳、繡樓、茶房、賬房等功能分區,規模宏大。

          在朱小根的記憶里,朱家門前的南大街是當年東進襄城、西抵寶豐、南下葉縣、北上禹州的重要商道,往來客商很多。朱家歷來都會在門前擺放青石板,放上幾碗熱茶,喝完就由茶房添滿,免費供路人飲用。

          在朱宅后院,一株樹齡500多年的大皂角樹下,朱家當年的長工——今年88歲的王金榜和80歲的申變老兩口依然在老屋居住。申老太太說,老伴當年無家可歸,流落到臨灃寨,被朱家人收留,做種地的長工,從而解決了住房和吃飯問題。

          “朱家人可不錯啦,有人逃荒到這兒,朱家人就分給他們60來畝地種,收成好了才要點地租。”申老太太說,朱家還在寨子里辦了義塾,常年免費供應附近孩子上學讀書。

          今年73歲的村民王璋曾在朱家茶房務工。他說,注重積德行善的朱家,至今在廂房兩側的門楣上,還留存有木刻的“遷善”、“補過”家訓。

          明清古民居,這兒全都有

          “靠鹽業發家的朱家人,當年是方圓百里的名人,僅房屋占地就達到了四五十畝,方圓十幾里都是人家的土地。”尹亮亮說,實際上,臨灃寨就是朱家的私家大宅院,后來修寨墻,只不過是朱家為了保護自家的財產罷了。

          走在臨灃寨內,說起這個處在古商道旁的寨子的故事,很多老年人都能惟妙惟肖地說上一大通。

          “你看看這一大一小倆槍眼,都是重機槍打的。”在溥濱門口,朱小根指著出現兩個小坑的“溥濱”二字和寨墻上的多個彈痕說,日軍南下追趕國民黨軍隊時,一看這里易守難攻最終也放棄了,“寨墻、寨河還是很有用的”。

          朱小根說,解放臨灃寨時,解放軍接連在溥濱門下放置了兩個炸藥包想炸開寨門,但都瞎火,“寨里民團后來掛白旗投了降”。

          雖然歷經歲月洗禮、戰火紛擾,但是臨灃寨能比較完好地保存下來,還要歸功于它的防洪功能。在上世紀六十年代的“破四舊”運動中,有太多的寨墻、城墻被拆除,但這里因地勢太低,遭遇洪水而幸免被拆。

          2002年,中國古建筑學家、國家文物局古建筑專家組組長羅哲文等專家發現臨灃寨時,給予了極高評價:“臨灃寨民居建筑從明至清,在時代上沒有缺環。它們集中地出現在一個村落中,這在中國實屬罕見,填補了中國古建筑在村寨方面的空白。”

          如今,臨灃寨的保護規劃、建設規劃已通過并正在推進。按照“修舊如舊”的原生態保護原則,也許在不久的將來,隨著寨內古民居的修繕、寨外蘆葦蕩的恢復以及村寨各項基礎設施的完善,這個魅力古村將更放異彩。

        版權所有:中原古民居 豫ICP備15001955號

        技術支持:中揚科技    網站總訪問量[ ]  后臺登錄

        77彩票平台77彩票主页77彩票网站77彩票官网77彩票娱乐 新余 | 普洱 | 中卫 | 桂林 | 临汾 | 宿州 | 厦门 | 扬州 | 定安 | 沧州 | 桐乡 | 江门 | 兴安盟 | 安徽合肥 | 海南海口 | 攀枝花 | 泉州 | 连云港 | 石狮 | 铜川 | 黄石 | 固原 | 中卫 | 和田 | 遵义 | 鹤壁 | 漯河 | 遵义 | 张家界 | 泰安 | 江苏苏州 | 诸暨 | 临沂 | 澳门澳门 | 安庆 | 台山 | 达州 | 南安 | 天水 | 连云港 | 普洱 | 随州 | 深圳 | 辽阳 | 定州 | 荆州 | 益阳 | 阿勒泰 | 如东 | 绥化 | 长治 | 嘉善 | 包头 | 南安 | 德宏 | 文山 | 海拉尔 | 建湖 | 吕梁 | 保亭 | 攀枝花 | 溧阳 | 临沧 | 海西 | 东台 | 佳木斯 | 百色 | 鄂尔多斯 | 洛阳 | 广州 | 晋江 | 通辽 | 商洛 | 台中 | 单县 | 如东 | 北海 | 肥城 | 果洛 | 姜堰 | 吕梁 | 梧州 | 嘉兴 | 玉溪 | 溧阳 | 九江 | 鄂州 | 垦利 | 陇南 | 丽江 | 临沧 | 日土 | 迁安市 | 迁安市 | 榆林 | 保定 | 余姚 |